《足球小将》里的梦想 日本奥运男足差点实现了

 yuyang9428   2021-08-04 16:48   68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  猜中了开头,却没有猜中结尾。3日晚的埼玉2002世界杯球场,小组赛三战全胜的东道主日本队,历经120分钟鏖战,在比赛行将连续第二场出线点球大战前,被阿森西奥绝杀落败。

  从1968到2021,长达53年,日本足球还是没能迈过奥运半决赛这道坎。此前为奥运憧憬不已、连载造势的《足球小将》,也未能让漫画里战无不胜的神迹,在现实中复刻。

  但毋庸置疑,这支比赛阅历丰富、球风积极进取的日本国奥,注定将成建制升格成年国家队,继续在2022世界杯周期,成为群雄忌惮的劲敌。

  日本队此前表现十分出色。

  预设好的结局,没等到

  在谈及本届日本国奥表现之前,我们必须从遥远的53年前的墨西哥城说起。

  1968年夏天,出征奥运的日本男足同样打进了4强,那一年,日本队同样遭遇了西班牙,只不过两队是在小组赛阶段完成交手,和对手互交白卷的日本队,最终以1胜2平的不败战绩力压巴西,成功晋级淘汰赛阶段。

  半决赛中,日本队遭遇了职业球员进入奥运会赛场后,一度堪称五环旗下“宇宙队”的匈牙利,0比5的惨败,再清楚不过地展示了日本足球和顶级强队的差距。但在铜牌争夺战中,日本队以2比0击败墨西哥,历史性地摘得季军。

  对于彼时足球在国内尚不风靡的日本而言,这次“打鸡血”般的演出,瞬间令球队登上了神坛。

  日本队4-0大胜法国。

  一个典型的例证是,出征墨西哥的18人,全数进入了著名足球经营游戏《创造球会》的隐藏名人堂,而打进7球的釜本邦茂,更是以“河本鬼茂”之名,成为历代《创造球会》游戏的最强日本球员。

  然而,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爆红的釜本邦茂们,终其一生,也未能再现神奇——那个年代,“冲出亚洲”之于日本队,是迟迟未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真实的球场上,日本球迷对屡战屡败的国家队期盼乃至怨念旷日持久——1981年,在再度无缘西班牙世界杯后,一位来自东京都葛饰区的21岁青年,在《周刊少年》上,首次以足球这一冷门题材,开始了长达8年的连载。

  这部彻底改变了日本青少年第一运动选择的漫画,便是《足球小将》。

  从漫画剧情中早年的国际少年邀请赛,直至世青赛、巴甲和西甲,男一号大空翼的冠军收割持续至今。而早在2014年3月,高桥阳一为《足球小将》开启了全新的连载系列——《升起的太阳》,故事的主线剧情,就是为日本国奥队量身打造的奥运之旅。

  在奥运篇中,日本队的全胜战绩仍在延续:小组赛大空翼和队友们先后击败荷兰、阿根廷和尼日利亚,1/4决赛,日本队历经加时苦战,7比6击败德国队。尽管听上去,这更像是个网球比分。

  而按照高桥的设想,半决赛大空翼们的对手,恰恰和现实一样,也是西班牙队;而决战的对手,则是高桥心目中从世青赛到世界杯的头号Boss巴西队,也和如今东京奥运男足决赛的形势一模一样。

  然而,当泪流满脸的久保建英们,不甘心地望着肆意庆祝的斗牛士军团,多次断更的高桥,会继续画完半决赛和决赛,在另一条战线上完成“复仇”吗?

  日本队点球击败新西兰。

  无需冠军,也足够优秀

  自2013年9月7日正式获得东京奥运会主办权至今,志在本土书写体育奇迹的日本队,寄望在多个项目上迎来突破,而足球更是重中之重。

  里约奥运尚未落幕,日本足协便将“东京2020”计划提上日程。

  早在2017年11月,曾带领广岛三箭5年3夺J联赛冠军的本土名帅森保一,就接受了足协邀请,开始着手为本土奥运打造一支至少能夺牌的球队。为此,他很早就开始考察奥运适龄球员,且横跨3个年龄段。

  在因疫情延期一年后,东京奥运会男足项目理论上的适龄球员是1997年,但森保一在3年9个月中考察的球员,从1997年一直跨到2001年,共88人,也侧面彰显了日本青训根基之扎实,储备之丰裕。

  久保建英。

  以2001年出生,截至目前进球名列本队之首的久保建英为例,虽然是队中年龄最小的球员,但自从他15岁被迫从巴萨拉马西亚回到日本之时,就已在日本足协考察之列。

  过去3年多,久保建英一直以小打大,参与各级国字号集训和比赛——从U17世界杯,到受邀参加美洲杯,再到代表日本国家队出战世预赛完成成年队处子秀,以及上季在西甲的连续辗转,经受的历练层次,甚至不逊于亚洲一哥孙兴慜。

  而像久保一样少年早熟的,还有上季在荷甲出满勤的后腰板仓滉、在意甲已经跻身优秀中卫之列的富安健洋、在德甲比勒费尔德成为球队大腿的堂安律。

  辅以超龄球员吉田麻也、远藤航和酒井宏树,除去不来梅前锋大迫勇也因俱乐部不放行未能成行,三线均有超龄球员压阵、几乎是大半支成年国家队配置的东道主,阵容着实豪华。

  森保一安慰球员。

  坐拥海归精英与成名宿将,也难怪东京奥运开战前,一向谨慎的森保一,首次喊出了夺冠的口号。

  而在半决赛之前,日本队的表现也吊足了本土球迷的胃口。小组赛越踢越好的他们,是16支参赛队中唯一全胜出线的存在。甚至,他们4-0大胜法国男足!

  遗憾的是,本世纪困扰日本队多年的“锋无力”,还是卡死了东道主的上限——淘汰赛两场恶战240分钟,场面不落下风的日本队,一球未进。

  失利,也成了必然。

  堂安律在比赛中。

  目标落空,但奥运只是起点

  诚然,历代日本国脚中,《足球小将》铁粉不在少数,但精神胜利法从来只能应付一时,日本各级青年国家队在世青赛、奥运会上开疆拓土,说到底仍是一句话:

  尊重足球规律,让专业的人做正确的事。

  听上去老生常谈?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  即便撇开“东京2020”计划,近年来产量愈发惊人的日本青训,结出的果实足以令亚洲同行羡慕嫉妒。本届日本国奥名单中共有9名留洋球员,恰好占到全队一半,是自1996年奥运会以来最多的。

  几年前西甲双雄巴萨、皇马预备队中大量的日本面孔,便是日本足协下的“很大的一盘棋”。一个令人牙酸的事实是,在巴萨预备队效力的安部裕葵,因缺少比赛历练,早在3月就被排除出大名单之列,而放在其他国家,这是绝对的即战力。

  久保建英在比赛中。

  而在年轻球员海外留洋第一站上,多年来和J联赛默契无间的德甲,更让愈来愈多的日本青年国脚复刻着当年香川真司的奇迹。本届奥运名单中的堂安律和远藤航,在比勒费尔德和斯图加特都是中流砥柱。

  同时,在放行J联赛精英留洋方面,俱乐部更是一路绿灯。

  上赛季身为J联赛新人王的三苫薰,被川崎前锋近乎白送去了布莱顿,旋即租借去比甲升班马圣吉罗斯;横滨水手当家前锋奥奈武·阿道,则转战了法乙图卢兹,神户胜利船则将伊涅斯塔都盛赞有加的古桥亨吾,放去了苏超凯尔特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球员的输出俱乐部,恰好是目前J联赛的三甲球队。不计球队战绩,只为球员留洋圆梦,这样的“情怀”,已是J联赛的行业明规则之一。

  而即将开战的12强赛,中国队将直面这批刚征战完奥运会,阅历再提升一档的年轻日本队。

  大空翼是一代人的偶像。 资料图

  “看我漫画长大的孩子们,就算不像主人公大空翼一样怀抱着足球梦,我也希望他们能够看过漫画之后找到梦想,在音乐、艺术或者其他领域去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,努力追逐自己的梦想。”

  高桥阳一当年创作《足球小将》的初衷,如今正被更多球员持续实现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ickorysmokedbbq.com/post/5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yuyang9428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